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爱情故事 >

与敌同行演员表:【兰大最美爱情故事】用60年的光阴修炼爱情,用相互的信任温暖生活

时间:2019-08-14 03:04 点击:
用60年的光阴修炼爱情,用相互的信任温暖生活 我们还将牵手直到生命的终点 2019年1月,王升章、王希玲夫妇在西安家中。 1959年,王希玲、王升章在兰大校园。 1976年,王希玲、王升章在家属院。 一场简单到两人的被子搬进学校提供的宿舍就算结婚的学生婚礼

用60年的光阴修炼爱情,用相互信任暖生活——

  “我们还将牵手直到生命的终点”


与敌同行演员表:【兰大最美爱情故事】用60年的光阴修炼爱情,用相互的信任温暖生活

2019年1月,王升章、王希玲夫妇在西安家中。


与敌同行演员表:【兰大最美爱情故事】用60年的光阴修炼爱情,用相互的信任温暖生活

1959年,王希玲、王升章在兰大校园。


与敌同行演员表:【兰大最美爱情故事】用60年的光阴修炼爱情,用相互的信任温暖生活

1976年,王希玲、王升章在家属院。

  一场简单到两人的被子搬进学校提供的宿舍就算结婚的学生婚礼,一段相识相知64载,结婚成家60年的朴素爱情,而且余生“还将一起手牵手直到生命的终点”……

  84岁的王升章和82岁的王希玲这对“30后”耄耋夫妇,不仅把这人世间纯真美满的爱情演绎到了极致,而且要用一辈子把“爱”这门课程修成满分。

  A 相知相爱: 缘于64年前的大学校园

  兰州大学1955级化学系同班同学结为伉俪的有十几对,其中5对从1959年大学毕业就结婚到现在已经携手走过了60年,1935年4月30日出生的王升章和1937年4月11日出生的王希玲是其中的一对,也是此次110对兰州大学校友集体婚礼中年龄最大、婚龄最长的一对。

  天气晴好的时候,王升章和王希玲互相搀扶着在西安自家小区散步。走着走着,王希玲叹气说:“唉,我年轻的时候都不戴帽子,现在老了做了手术后医生非要求我戴帽子。”

  王升章忙不迭接过话茬:“你戴上这个帽子更漂亮啦!”

  王希玲嘟囔了一句:“漂亮啥?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这对老夫妇已经相识64年,结婚整整60年了。夫妻结婚60年,可谓“钻石婚”,形容婚姻像钻石一样宝贵和坚固。

  王希玲,眼不花,只是听力不太好,每天手机不离手,微信玩得贼溜,发微信的速度不逊于年轻人,声音洪亮又干脆,在老伴眼里一辈子都是这么漂亮、热情。

  王升章,年轻时当运动员的底子还在,腰杆依旧笔直,走路轻快,还能看出当年上大学时担任学校篮球队队长的风采,在老伴眼里这一生总是高大、帅气。

  1955年,来自四川的美少女王希玲和来自陕西的帅小伙王升章双双考入兰州大学化学系,两年后分在分析化学专业,同一个学习小组。两个人一起上课、一起自习、一起上山劳动……日子长了,王希玲的开朗和善良感染了王升章,而王升章的老实忠厚让王希玲觉得“他就是值得我信任一辈子的那个人”。

  大二下学期,互有好感的两人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我们那时候谈恋爱没有甜言蜜语,没有海誓山盟,但是我们心中都有彼此。”王希玲说。

  回想64年来两人从同窗到恋人再到夫妻的岁月,王希玲感慨良多:“日子一天天在流逝,我们都没来得及停下脚步回望过去就都老了。这次母校110周年华诞之际给我们110对校友夫妇办集体婚礼,让我在重年轻时那段甜蜜时光的同时,也可以静下心来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发现原来生活中还有那么多珍贵美好的地方!”

  B 宿舍婚礼:没有一个家人到场祝福

  大学毕业离校前的1959年6月18日,王升章和王希玲在学生宿舍举行了婚礼。

  结婚前,王希玲曾征求当中学教师的父亲的意见,父亲回信说:“虽然是同姓,但一个在四川,一个在陕西,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既然你考虑清楚了,那就结吧。”

  结婚前期,王升章的表哥寄来了40块钱,两人便用这些钱买了点糖、瓜子、花生招待老师、同学。结婚时两人的衣服都是平时上学穿的衣服,被子也是之前在各自宿舍盖的被子。

  “我们相识在兰大,相恋在兰大,结婚在兰大,但那时候的婚礼跟现在没法比,结婚证上也没有照片,是类似奖状的一张纸。学校给的宿舍,两个人搬在了一起,就算结婚了。那个年代的交通不发达,我们两个人的老家距离兰州在当时都很遥远,双方家长都没有到场,而且后来由于我老家的变故,我父亲甚至一直到1965年去世都没有见过女婿一面。”王希玲回忆说。

  当时,班上其他已确立恋爱关系的同学,均在毕业离校前以相似简陋的方式举办了婚礼。同样在学生宿舍举办婚礼的同学王流芳和何凤英夫妇结婚时的全部家当,是老家寄来的两斤黑块糖、一床粗布棉被。

  C 相亲相爱:用同样的方式爱着对方家人

  毕业后,王希玲被分配到陕西省冶金研究所,王升章被分配到物探队化验室,在研究所实习,三年后正式调到王希玲所在的研究所,即现在的西北有色地质研究院测试中心。

  由于两人地域生活饮食习惯的不同,婚后的生活需要互相磨合。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生活所需的糖票、肉票、鱼票、粮票都限量,1960年王希玲怀孕和生孩子期间,王升章把肉、蛋、细粮全都留给妻子吃。

  “我们不仅彼此相爱,也用心爱着对方的家人,所谓爱情就是日常生活的点滴,打磨出光阴的天长地久。”王希玲说。

  在西安定居以后,王希玲不放心婆婆一个人独居渭南农村,于是将婆婆接来和他们一起生活。婆婆刚来时,衣服和身上全是虱子,王希玲坚持给婆婆勤洗澡,一天换三次衣服,并把衣服放锅里煮,直到虱子绝迹为止。

  1964年,王希玲的母亲从四川老家赶来帮两人带孩子,其间不幸患上胰腺癌,丈夫王升章及婆婆便悉心照顾着王希玲的母亲直到去世。由于王希玲老家的某些变故,王希玲年幼的弟弟妹妹也到西安投靠姐姐,王升章一直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弟弟妹妹对待。

  王希玲是四川人,婆婆是陕西人,饮食差别很大,老人爱吃饸饹面、麦饭、菜盒子、肉夹馍、面皮,王希玲便用心学,尽量让老人吃得可口舒服。婆婆讲究73岁开始过寿,从婆婆73岁开始到105岁去世,王希玲总共张罗给老人过了32次生日。每年婆婆过生日,都会有几十位农村老家的亲戚赶来祝寿,有些亲戚经常住上十天半个月才走。来的人多,王希玲一家人打地铺,睡沙发,热情招待。

  2005年9月5日,婆婆不慎摔倒骨折,此后生活不能自理,当时已经快70岁的王希玲整日伺候婆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