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人物故事 >

三级联创:【初心故事】陈建军:“多希望再活几年”,他的遗愿看哭了很多人

时间:2019-07-19 10:40 点击:
编者按: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我国的经济实力、社会面貌、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巨变。这是亿万劳动者在党的领导下,不忘初心、奋力拼搏的结果。为向他们致敬,国资报告将从即日起分批推出中央企业不同战线、不同岗位党员干部职工的“

编者按: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我国的经济实力、社会面貌、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巨变。这是亿万劳动者在党的领导下,不忘初心、奋力拼搏的结果。为向他们致敬,国资报告将从即日起分批推出中央企业不同战线、不同岗位党员干部职工的“初心故事”。

今日讲述玉门油田党委书记、总经理陈建军同志的故事,一起感受他一生的石油情怀。

希望再活几年,亲眼看见玉门油田重上百万吨……”

2019年5月28日19时,济南解放军第960医院肝胆外科35床,一抹斜晖洒在陈建军的身上。现年56岁的集团公司优秀共产党员、玉门油田党委书记、总经理陈建军同志,带着深深的遗憾,永远地闭上了双眼,眼角挂着两行清泪。

玉门的孩子走了!石油的赤子走了!噩耗传来,玉门石油人剜心似地痛。


三级联创:【初心故事】陈建军:“多希望再活几年”,他的遗愿看哭了很多人

陈建军的微信封面

4天后的酒泉生活基地文体中心体育馆,陈建军同志追思会在这里举行。

原本计划200人参加的追思会,最终涌来了1200余人,从会场内一直蜿蜒到会场外。追思会结束了,骨灰盒捧走了,花圈撤离了,人们久久不愿离去……直至工作人员开始清扫现场,送行的人们才抹去眼角的泪水,缓缓挪动脚步。


三级联创:【初心故事】陈建军:“多希望再活几年”,他的遗愿看哭了很多人

陈建军追思会现场

“学石油干石油一生执着为石油,想玉门为玉门一片丹心照玉门。”一幅挽联诉说着人们无尽的哀思和追念。

初心

巍巍祁连山麓,旷野荒凉的河西走廊腹地戈壁上,诞生了我国石油工业的摇篮——玉门油田。

老一辈石油人最初是用人工挖掘方式,一滴汽油一滴血支援抗战。解放后,原油产量占全国95%的玉门油田为新中国石油工业体系的初创作出巨大贡献,支撑起民族工业的脊梁。

1963年,陈建军出生在这里,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油二代”。

油脉连着国脉。国家要发展,人民要幸福,没有油,一切都无从谈起。作为玉门油田第一代建设者的陈能荣,只有一个朴素的想法,希望儿子也学石油干石油。父辈们为国分忧、为油奋斗的执着深深地感染了陈建军,他的心中早已埋下一颗献身石油的种子。高考报志愿,他毫不犹豫地郑重填下西南石油大学地质学专业。

从此,他和勘探找油结下一生之缘。


三级联创:【初心故事】陈建军:“多希望再活几年”,他的遗愿看哭了很多人

陈建军毕业参加工作时的样子

大学毕业返回玉门工作的陈建军,从玉门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一名实习员做起,先后担任勘探室主任、勘探院院长,直至走上油田主要领导岗位,35年间,他把根深深地扎在了这片土地。

石油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决定了勘探开发工作必须大打进攻仗,解决资源接替,这是企业的立身之本、发展之基。然而,上世纪90年代末的玉门,自从1958年鸭儿峡油田发现后,在勘探领域近40年没有新突破,油田产量已经从最高140万吨,直线下滑到40万吨。

那是一段艰难时期,油田上下弥漫着一种悲观情绪,玉门油田还能不能发展,玉门的明天向何处去?坚持的意义在哪里?

一起参加工作的搭档们还清楚记得,工作每每遇到曲折或者遭遇不顺,陈建军总是以他自信而富有感染力的激情,鼓励着大伙坚定信念,一步步寻找胜利的曙光。“石油摇篮的旗帜一定不能在我们这一代倒下。”

“一定要”,就是陈建军的口头禅。勘探队员,就得像过河卒子一样,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再难,也要迎难而上。

时任玉门油田勘探院副院长的陈建军,带领团队,调整勘探部署,将青西凹陷作为主攻方向,突破禁区,一改围绕坳陷找构造高点的理论,首创下凹找油思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反复,终于在柳102井迎来转机。

1998年8月的一天,正是最炙热的季节。柳102井经过压裂、酸化、试油……终于,汩汩油流喷涌而出。现场沸腾了,陈建军忘情地将帽子扔到了一边,绕着井场跑了起来,边跑边喊“有救了,玉门油田有救了。”


三级联创:【初心故事】陈建军:“多希望再活几年”,他的遗愿看哭了很多人

1999年1月27日,青西柳102井出油祝捷庆功大会,居中戴眼镜者为陈建军。赵勤 摄

柳102 井日产超过百吨,随后建成青西油田。按照这一找油思路,四上长沙岭后酒东油田也成功获得发现。勘探上的老搭档、玉门油田副总经理范铭涛评价:“勘探不是一个人的事儿,但这几十年玉门油田新发现的2个油田5个油藏,陈建军都是重要贡献者。”陈建军也因此获得第十届“孙越琦科技教育基金能源大奖”。

接下来的几年里,玉门油田探明地质储量实现翻倍增长。原油产量从40万吨徘徊不前迅速达到2006年的81万吨。年近70岁的“石油摇篮”重现光芒!

陈建军的偶像是孙健初,玉门油田的发现者。《孙建初传》他读了一遍又一遍,在其中一页上,用钢笔写下:祁连山——找油人永远的追求。继承先辈遗志,向祁连山深处探索。

为了找到更多油田,他踏遍了玉门探区的沟沟坎坎、峁峁梁梁。

从玉门老区、青西、酒东,高至海拔4000多米的南祁连盆地,远至甘蒙的潮水、雅布赖,高山深谷,都留下过他的足迹;雨天晴天,暴雪天沙尘天,都见证过他的身影。他没有错过任何一个重要的井位部署和任何一次重要的研讨。

为了找油,他像拧紧发条的机器,卯足了劲,想出路找对策。

酒参一井是陈建军与团队精心研究部署的一口探井。但此时老区勘探已经停滞,没有新增投资。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了解到总部正在推行一种风险勘探的新体制,并进行专项投资。这是绝佳的机会,必须一试。说干就干,他收集资料、制作幻灯片、绘制图纸,马上展开备战。即使回家,也总是带着图纸资料。大年初三,他一张站票来到了北京。评审答辩现场,玉门的一沟一壑都了然于心的陈建军,说得透彻,讲得激情,答得自信,最终成功拿下玉门油田历史上第一口科学风险探井。

事业在人,陈建军越来越紧迫地觉得,玉门石油事业发展必须有更多后继者。

玉门油田常务副书记刘战君清楚地记得,面对越来越多的油田子女飞出“油窝窝”,陈建军这样对他说:“石油是咱们的根!都不学石油以后石油谁干?”刘战君儿子高考结束,被陈建军特意叫到家里,跟他探讨石油里面蕴藏着多少奥秘。就这样,两家的孩子先后考上石油院校,也学起了地质。

誓言无声,初心不移,他将一生都奉献在找油的事业中。

忠心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