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24小时报道最新新闻资讯!

主页 > 港台 > 正文

家政业复工了,阿姨何时能上门?

Admin 2020-04-21 港台 网络整理

  眼下,家政业正在有序复工。但受疫情影响,不少家政从业者面临返岗后无处隔离、物业不让进、订单量下滑等困难,需求供给两面受困。同时,与从业者签订劳动合同的员工制家政,为帮助家政人员稳定就业提供了更多思考。对于家政业务何时能恢复,企业方面表示难以预计。不过,家政本质上是个人与个人的交易,待人们的信心恢复,行业也将回暖。

  近日,北京市胡先生在线预约了上门保洁。两个月前,他曾预约保洁,但因疫情防控小区没让家政人员进入,以致错过免费取消的时间。这次预约前,胡先生特意向小区疫情防控人员咨询,确认家政人员可以进出小区后,他才下了单。

  眼下,家政业正在有序复工。往年这个时段本是行业较为忙碌且挣钱的时间,但在今年,疫情使得一些家政服务暂停,不仅让像胡先生这样急需保洁服务的客户面临窘境,也让家政从业者面临返岗后无处隔离、上门难、订单量下滑等困难,需求供给两面受困。

  “现在一天只接3~4单”

  “过去,跟保洁约上门时间,她们多尽量往后推,但这次预约保洁问能否提前1小时来,我还是头一次遇到。”当天18点,胡先生接到保洁人员电话,按物业要求她做了登记,测了体温,“3个多月了,终于盼到上门作业这一天了!”

  来自河南的张新丽在北京从事上门保洁已有5年。3月29日,她正式上岗复工,但她的同事大多尚未返京。

  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的家政企业多数实行中介制,即家政人员并非企业员工,企业将家政人员介绍给雇主,收取中介费后,其与家政人员的关系也就结束了。作为中介体制管理模式下的家政人员,张新丽没有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而是签了一份临时协议,公司也没有为其缴纳社保,收入主要来源于接单的提成。

  订单少,挣得就少。张新丽尚未复工的同事中,有的已在老家重新找了工作,还有的打算等疫情过去、订单多的时候再返京。而张新丽从复工到现在,一天也只能接到一两单,多的时候也只有3单。

  3月26日,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冼国义介绍,家政企业的复工率达到40%左右。通过对37家企业进行监控,北京家政服务协会会长穆丽杰日前表示,行业复工率目前在40%左右。

  “年后几个月一般是我们这行最忙的时候,往年同期一天能接7~8单,现在一天只接3~4单。”4月1日,来自河北的赵增珊返岗复工,她在一家房屋租赁平台做了3年保洁。疫情形势好转后,老家一放行,她便返回了北京,希望隔离后尽快上岗。不过,上岗后她多次被客户所在的小区拒之门外。

  “目前还有很多小区不让保洁人员进。”赵增珊说,好不容易盼到订单增加,又卡在了物业这里。“越来越多的客户愿意让我们上门保洁,但物业不让进,很多客户下了单又取消了。”

  复工后,张新丽的收入只有平时月份的一半不到。每月领取固定工资的赵增珊表示,目前还没收到疫情期间工资的发放办法通知,不清楚公司会如何发放未返岗期间的工资。

  员工制家政呼之欲出

  中国劳动学会此前开展的家政服务业调查显示,返城后隔离期长和隔离临时租房成复工最大难题。穆丽杰也认为,返京复工难,源于企业隔离点规模不够,租宾馆用于隔离,企业开销大,缺乏落实从业者隔离的条件。而对于返岗后的隔离,记者采访发现,不少是家政人员自行解决。

  疫情导致部分家政从业者和客户双流失。就在70余万家政企业、3000多万家政从业人员承压之时,江苏省出台意见鼓励创办员工制家政企业,引导灵活就业人员逐步实现稳定就业。员工制家政管理模式下,保洁、保姆等从业者将同企业签劳动合同,参缴社保,拥有年休假等相关权益保障。

  事实上,员工制家政由来已久。作为北京市员工制家庭服务试点企业之一,北京慈爱嘉养老服务公司早在2012年便与从事居家养老服务的员工签订了劳动合同,并为其缴纳社保。

  “疫情期间我们按规定为员工发放待岗工资,对于有特殊生活困难的员工,公司还发放了特困补贴。”该公司人力资源负责人张女士说,“疫情期间因工作需要必须回京的,由公司统一安排房间提供给员工进行隔离。公司还专门租了快捷酒店,用于返京员工的隔离。”

  “实行员工制后,客户直接和公司签服务协议,如此一来,客户既不用担心有问题后找不到家政人员,也不用担心提供服务的公司推卸责任,员工制能为供需双方提供更安全可靠的保障。”慈爱嘉公司张女士说。

  只要人们的信心恢复,行业将回暖

  疫情让不少家政业务停摆,在部分省市向家政企业提供补贴的同时,不少企业也开始积极自救。

TAG: 工人日报中工网

微信公众号:crjwz.com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