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24小时报道最新新闻资讯!

主页 > 娱乐 > 正文

过现在谋未来 行业自救路在脚下

Admin 2020-04-26 娱乐 网络整理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文化产业造成了重大的影响。无论是艺术创作,还是艺术生产,无论是艺术家还是经营者,如何在被动中寻找出路,如何从解决眼前到着眼未来,这成为了当前中国文化领域的从业人员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电影和曲艺两个行业入手调查,寻找如何在疫情的影响下化危为机的答案。

电影及院线

行业重新洗牌未来路在何方?

疫情之下各行各业皆受损,电影院又成为关门最早却迟迟不复工的场所。日前,“新浪潮论坛”开通线上直播,邀请劳雷影业总裁方励、影联传媒总经理讲武生和大地院线董事方斌等嘉宾聚焦“影人自救,路在何方”的主题,希望他们对于电影业如何“生存”提供思路。

现在

行业最大的困惑是“不确定性”

影院目前尚未有何时可以复工的消息,这恐怕是影院从业人士最大的困扰。大地院线董事方斌表示,影院存在房租、设备租赁、员工工资问题,目前不确定性是整个电影行业的困惑,包括影院和物业方谈的租金减免,无法谈下去;为了春节档大量采购的卖品、原材料,电影后产品都积压,很多东西无法退货,面临保质期的问题;大量影院不得不裁员。

他说:“我们现在讲得最多的词,是生存。这个词被摆在了所有影视公司面前,特别是影投公司面前,是最现实的问题。”

未来

疫情带来重新洗牌的机遇

影联传媒总经理讲武生提出的建议是目前要想办法节流,未来可以通过控制影厅数量来降低成本;影院要建立自己的会员数据平台,要有连接核心影迷的通道;未来影院要重视自己的文化属性,加强与固定观影人群之间的情感联结。

他认为由于有了线上票务平台,很多影院放弃了自身会员数据线上经营的空间。“一旦危机来临,我们想抓住互联网的稻草,但手头没有武器。既没有平台也没有数据。未来影城要掌握自己的小数据集成,平台还是要有的,要有连接核心、骨灰级影迷的通道。过去我们放弃得太彻底了。”

一直以来,影城都提倡多厅,但通过疫情来看,这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其实整体上座率始终没有突破20%,未来是不是可以把影厅的数量控制下来,这样可以使上座率提升,租金下降,员工总量得到控制,综合成本会不会有变化?我们要想这个问题。”

讲武生认为,影院的文化属性在衰竭,这也是疫情之后可以改进的地方。“我们把影院当作商铺来经营,而以前我们都叫文化馆、电影文化中心,它有很多文化经营。如果周边人只把你当作观影场所,而不是当作电影文化中心,那你的亲民程度,与固定观影人群之间的情感联结就少了。”

出品过《观音山》《后会无期》的著名制片人、劳雷影业总裁方励认为,现在疫情也是让电影业重新洗牌、重新建立生态的机遇。

展望

疫情是灾难也是财富

电影业虽然受疫情影响损失惨重,但方励依然表示乐观,他说现在全球面对的新冠疫情风暴,对于电影人来说既是灾难,同时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影人们应该去感知、理解这个世界,在未来做好创作。

方励说:“20年前我开始做电影的时候,中国没有电影市场,不还是一群人在做电影吗?那是因为你热爱电影。所以说‘路在何方’这个命题,要看你因为什么来做电影,如果你是因为热爱,路永远都有,就看你怎么定义自己。”

也因此,对于目前的困难,方励认为也许现在就是电影人磨刀的时候。“十年后再回头看这场风暴,它是全球、全人类的。眼下我们面临的是困难,但也是给到我们电影人的巨大宝库,从这一刻起我们开始去捕捉这个世界,感受这个世界,展望这个世界,未来的制作和创作会迎来大爆发。”

文/本报记者 肖扬

曲艺团体

如何适应被打破的生存模式?

作为舞台艺术,疫情的影响毋庸置疑。很多曲艺团队和演员开始了网络直播生涯,但是他们是否具有优势,收益又如何呢?

受影响

开箱25天后又停演

4月15日,西北一家相声演出团体发布紧急通知,从即日起暂时停止演出,具体开演日期等待后续通知。持有后期演出门票的观众可以等待开演以后继续使用。

班主告诉北青报记者,我们是3月21日开箱的,票房一般,疫情之下,观众上座率只有四五成。而疫情前平时的上座率在七八成,周末更是达到十成。

他还透露,“园子”一共有十四名演员,加前台办公室安保服务十余人,总共人员近三十人。疫情带来前所未有的困难,虽然社保缴纳基率有所减少,但是员工工资发放压力仍很沉重,场地的十万年租亦未减免,剧场外的商演为零。现在只能动员演员在家努力创作,企盼疫情早点过去。

TAG: 热剧安徽卫视电视剧

微信公众号:crjwz.com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