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友情文章 >

梁平追忆黄一鹤 回忆与央视春晚创始人的32年友情 ,会计社会实践报告

时间:2019-06-13 02:10 点击:
新浪娱乐讯央视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因病医治无效,于今天2时40分在北京去世,享年85岁。著名媒体人梁平发文悼念,新浪娱乐独家获悉全文。梁平全文如下:荧屏再

  新浪娱乐讯 央视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因病医治无效,于今天2时40分在北京去世,享年85岁。著名媒体人梁平发文悼念,新浪娱乐独家获悉全文。

  梁平全文如下:

  荧屏再无黄一鹤

  ——我与央视春晚创始人的32年友情

  梁 平

  今天上午11时27分,中国曲协主席、相声艺术大师姜昆[微博]在我主持的南京媒体艺术家园中发布了一则让人哀伤的信息:“黄一鹤是中央电视台文艺编导的先行者,他开了文艺娱乐节目的先河,为中国人民、全世界的华人送去了欢乐愉悦和精神食粮,且培养了一大批中国电视文艺导演的中间骨干,黄一鹤于中国电视文艺功不可没,黄一鹤先生千古!姜昆痛悼。”

  看到这则哀讯,我的心为之震颤!曾经无数次与黄一鹤导演相聚的情景一一浮现在眼前。荧屏再无黄一鹤,我哀叹!

  黄一鹤先后执导了1983年、1984年、1985年、1986年、1990年5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我于1987年开始在央视春晚现场采访,虽与一年前第四次执导春晚的黄一鹤擦肩而过,但为了写作《央视春晚纪事》一书,我冒昧地打通了他的电话,并由此与其开始了长达32年的友情。

黄一鹤执导春晚时的工作照。(选自《姜昆笑友会》)

黄一鹤执导春晚时的工作照。(选自《姜昆笑友会》)

  语速极快的黄一鹤

  黄一鹤是东北人,性格开朗,为人爽直。

  32年前,我作为一个地方媒体记者联系年长我28岁的黄一鹤,说要写央视春晚,他非但没有不信任,反而一口签应。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央视东门对面的一家街边小饭馆,点了几个菜,喝点小酒。我后来才晓得,他是在“考察”我,看看我有没有能力涉猎这一题材的写作。

  这餐饭,黄一鹤说话语速极快,他与我相谈甚欢,一见如故。

黄一鹤与我喝着小酒,聊着春晚。

黄一鹤与我喝着小酒,聊着春晚。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三赴北京,每次都选择住在离他家较近的招待所,便于采访。黄一鹤一次次到我下榻的宾馆与我长谈。关于他执导的1983年至1986年春晚,他一一对我作了详尽介绍。作为春晚创始人,他讲述的春晚故事成为我写作的《央视春晚纪事》中的章节:

  真正的艺术,是创新的艺术。

  从这个意义上讲,央视春晚自诞生之日起,就与黄一鹤勇于创新的精神密不可分。

  黄一鹤,1934年出生于辽宁沈阳。1949年参军在部队文工团从事音乐工作。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9年底调入央视文艺部任导演。

  从1983年开始,黄一鹤干了5届春晚总导演,也是这个晚会不断得以充实完善的推动者之一。

  黄一鹤所追求的艺术风格是清新、质朴。

  黄一鹤个子不高,长得不胖,面貌和善,从外表看不出太多的艺术家的气质。可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就是这位衣着朴实的汉子,凭他的智慧,吊起了共和国几亿人的胃口。

  1982年深秋,央视决定1983年除夕推出一台像模像样的春晚,把任务交给了黄一鹤、邓在军。他们心里明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普遍提高,电视机普及,除夕夜应该有一台好节目。

  黄一鹤那天下班,走出电视台大门,站在南礼士路路口的红绿灯下,竟陷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长考”:春晚国内尚无完美的模式借鉴。台里又没有特大的演播厅,观众熟悉的李娟、邢质斌等播音员,天天挤在14平方米的播音室里,怎样把春晚搞出名堂来?

  踌躇片刻后,黄一鹤折返电视台,抓住电话约见艺术界的朋友,谈自己的设想。演播条件不行,就在形式上挖掘、弥补。

  很快,晚会形式“侃”出来了:一是现场直播,二是推出节目主持人,三是开辟电话点播,四是在晚会现场摆开“茶座”,邀嘉宾出席。

  方案摆到台长王枫面前的同时,消息在外界已不胫而走。国内的同行认为风险太大,国外同行认为中国大陆因电视台设备及技术原因,尚不具备搞直播的条件。

  黄一鹤是位阅历丰富,有激情有主见的人,他认为第一次这么搞,或许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方向是对的,他有信心。

  王枫台长思考着黄一鹤提交的方案,决定开一次座谈会,广泛听取意见。

  1983年元旦刚过,著名哑剧表演艺术家王景愚接到央视的一个通知,请他参加一个座谈会,具体内容通知中没有细说。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王景愚如约赴会。会议在“老电视台”——当时的广电部内举行,会议由王枫台长和副台长洪民生主持。

  王景愚进入会场后,环顾左右,只有马季是他熟悉的人,于是他在马季身边落座。

  王枫台长开门见山,说央视要办一台春晚,希望大家出谋划策,同时他还把黄一鹤介绍给大家认识。

  瞬间,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黄一鹤。

  电视台以外的人对他并不熟悉。很多人听说电视台曾轰动一时的节目《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就是他所导演的时,才知道他是一位很有想法的导演。

  可此时,他并没把自己看得了不起,他在会场上坐的是一把木椅,而且紧靠墙角,仿佛是一位旁听者。

  台长开始介绍他,他便直起身点头示意,脸上有几分拘谨。他穿着一件中山装式的蓝布棉袄,棉袄的一些边角已洗得发白。这使王景愚和马季下意识地相视无语,因为他这副模样使他们一下子想起“文革”时期自己被揪斗时的场面。

  靠墙角的座位似乎使黄一鹤略显卑微,但一个人的位置常常与他所起的社会作用成反比。

  他开始发言:“这次春晚,我们想现场直播,向全国直播,设20台电话,观众可以打电话点播节目,把晚会现场与全国各省市联接起来,尽可能让电视观众都好像进入晚会现场,有身临其境之感,增强除夕夜的欢乐气氛和观众的参与意识。因此,想请各位老师出出点子。”

  他的发言,可谓语惊四座,大家顿时来了情绪,大多数与会者持反对意见。王景愚便是竭力反对者之一。

  他平静地听着大家的发言。王景愚说:“黄导说要搞直播,演员就怕直播,表演时相当紧张,而且听导演的意思,晚会要搞4个小时,那么长的时间可行吗?时间越长风险越大,说错一句话,忘了一句台词,马上在全国观众面前出洋相,万一再出点政治上的差错,这不是给自己出难题吗?”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