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爱情散文 >

中国散文年会获奖作品:《母亲的爱情》(作者:于路) ,机神传说

时间:2019-06-13 02:48 点击:
母亲和父亲的婚姻,是他们的父辈在抗日的腥风血雨中“许下”的。父亲曾是胶东司令员许世友部队的一名战士,在牙山战役中,父亲组织十余人的“尖刀队”杀退了两倍

我想告诉自己和读者,他们这一代人的爱情,不仅仅是一饭一蔬,是侍母养儿。他们的爱情融入他们忠诚的信仰和事业中。因此他们的精神世界始终丰盈,这些对于今天的年轻人,也许不能完全理解。就像当年的我。

但,这就是他们那一代人爱情的气质。

作家有责任反映真实的生活,也有责任引导自己和他人认识生活。

这也是我,文学丛林中一株小草,获奖之际,对自己和读者想说的话。

中国散文年会获奖作品:《母亲的爱情》(作者:于路)
,机神传说

年轻的时候,我曾怀疑母亲和父亲之间是否真有爱情。

母亲和父亲的婚姻,是他们的父辈在抗日的腥风血雨中“许下”的。当年,抗日的烽火燃烧到胶东这片土地,我的姥爷和爷爷双双投身到抗倭的斗争中。他们一起制土雷炸敌寇,一起夜袭日伪炮楼,也相约,革命胜利后让彼此的儿女结亲。

淮海战役后,再度负伤的父亲拖着一条残腿转业到地方,他第一次见到了小他五岁的母亲。第二次见面,他俩是结为夫妻。母亲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长在老解放区的她,又早早学了文化,远近不乏有在外有公职的一些追求者。而父亲当时却是跛着一条腿,对于他们的结合,我曾觉得和爱情无关。年少时曾问过母亲,你当时怎么看父亲?仅仅因为上一代人的“婚约”。母亲答非所问地告诉我:“你爸是英雄。”这,确是真的。父亲曾是胶东司令员许世友部队的一名战士,在牙山战役中,父亲组织十余人的“尖刀队”杀退了两倍于我方的日伪军,战后荣立二等功,职务由排长晋升为连长……

我是在父母结婚两年后,在铁路一座家属院出生的,儿时的记忆中日子很清苦,但贤惠能干的母亲像一个魔法师,总能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每天天刚露出曙色,母亲就会蹑手蹑脚起床,把前夜为父亲涮洗并在蜂窝炉边烤干的内衣裤放到父亲枕边。然后又蹑手蹑脚地拎着炉子到院门口,生火、做饭。母亲做得一手好面食,叔叔们常会借故到家里玩,分享母亲做的胶东大包、花卷或者带黄饹巴的玉米贴饼。当饭香钻进我们的鼻息时,家人们都陆续起床了。

那是个困难的年代。因为粮食定量,肉蛋发票,每个家庭都要勒紧腰带,我家也不例外,但母亲坚持每月给乡下的爷爷和姥姥寄钱。一次,爷爷奶奶从乡下来了,母亲变着法改善伙食,像我们以往过年一般。母亲还花了60元钱给奶奶换了口假牙。那可是父亲当时一个月的工资啊!一次,我饿得难受问母亲:“为什么爷爷奶奶吃得好,我们却吃不饱?”母亲沉思半晌,说道:“咱们吃饱的日子在后头呢!”爷爷奶奶走后,我们的日子更拮据了。因为常常吃不饱,我和弟弟偷偷拣过邻居家丢弃的菜叶吃。到了周末,母亲会更早起床,步行四五公里,赶到郊外剜些马齿苋、灰灰苗的野菜回来,掺在饭里一起煮。而每次吃饭时,母亲会从饭锅里拨出些米给父亲,半米半饭给我们,她自己则拨些野菜。一次,父亲夺过她的碗,吼她:“你不要命了!”母亲似乎很怕父亲的吼,那之后,每逢父亲加班晚归,母亲会让我们先吃,她自己仍是拨一碗野菜。一次,我问母亲:“妈,你不吃米不饿吗?为啥你总让给爸爸吃?”母亲回答的亮朗:“爸是养家的!”我不解,母亲也挣钱,无非比父亲少点。

“文革”中的一天,在铁路部门任主要领导的父亲被揪去批斗。得知消息的母亲,疯一般跑到批斗现场。批斗会正在进行,父亲正被一伙人按着头批斗。倔强的父亲不肯“认罪”,“红卫兵”中有人拣起石头砸向父亲。“要文斗,不要武斗!”台下的母亲嘶喊着,迅速扒开人群,向父亲冲去,眼睛发红,宛如一头发疯的狮子,全不见平日的温顺柔软。他们被母亲的态势震住了,不知主持会议的人说了句什么,人群慢慢散去。

“文革”后,父亲官复原职。母亲也重新任父亲属下单位一家幼儿园的园长。一些个父亲不加班的星期天,父亲会从墙上取下他那把视如珍宝的二胡,他拉,母亲唱:《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一条大河波浪宽》……我和弟弟边听边跳着。

然而,日子总是跌宕相伴。一天夜里,已经睡着的我被母亲啜啜的抽泣声惊醒。借着从窗口照进屋内的月光,我看到对面墙壁上折射出父亲一只手揽着母亲肩头的影子。“你带头下,我才好做别人的工作不是?”是父亲的声音。影子里,母亲抽出父亲的胳膊,声音愠怒:“这么多领导干部家属,为什么叫我带头?”父亲沉默片刻:“国家需要。”那夜,母亲总在翻身。

不久,母亲作为精简代表坐在主席台上时,父亲给她戴上红花。在母亲带动下,单位精简下放任务完成得十分顺利。

似乎,母亲总是为父亲牺牲,而这样的牺牲和爱情有关吗?

母亲和父亲金婚那年9月,父亲溘然长辞。在那个令人心碎的凌晨,母亲趴在父亲身上,用自己的脸贴着父亲的脸,颤抖着变得沙哑的声音重复着那句话:“你怎么舍得扔下我先去了,我的心空了,随着我的英雄去了……莲花的花瓣不会永远闭合,深藏的花蜜终于显露。”这是我听到过的最美的爱语了。

我终于确信了,母亲和父亲是有爱情的,宛如一条河流和海洋,汇入父亲的海洋的,是母亲一路缤纷的花语……

(原载《散文选刊》,获2018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

中国散文年会获奖作品:《母亲的爱情》(作者:于路)
,机神传说

于路

笔名于水,山东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散文选刊》签约作家。曾由中国文学出版社出版过《女总编与激情新闻》,有过从军经历。就职铁路一纸媒体,由记者做至总编辑。九十年代始,撰写一批利他、向善和激情审美的散文随笔。先后见诸《经济日报》《新闻出版报》《人民铁道报》等国家级纸媒体副刊和《散文选刊》,部分稿件获奖。

《同步悦读》是一个面向全球发布的新时代微媒体。每日更新,主推原创,分享精品;不唯纯文学,只重悦读性;读好文字,听好声音,欣赏有魅力的音乐。2017年6月2日被搜狐网站正式列入合作伙伴,发表在同步的作品,除微刊阅读外,同时拥有众多的网站读者。

原创作品 (公众号转载需授权)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